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欧阳日辉的博客

公共政策的关心者——心忧天下,敢为人先,经世致用,实事求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湖南省宁远县人。国民经济学博士、财政学博士后,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发展和改革研究院副研究员、硕士生导师。曾经在人民出版社从事了7年的图书策划、编辑和出版工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经济学家:学问、成名、致富  

2008-03-03 16:32:49|  分类: 经济学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经济学家:学问、成名、致富

 

李海舰

 

编者按: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的李海舰研究员在《经济学家:学问成名致富》一文中将做学问及其附属品——名利双收,分析得入木三分。作者认为,做学问有“三步曲”:第一步是“造零件”,第二步是“学拼图”,第三步是“把死马变活马”。这里,“把死马变活马”是学问入门者最惊险的一跳。先“生产经营”后“资本经营”,则是做学问的第二次最惊险的一跳。

如何在做学问中尽快成名,作者发现:借助名人可以更快地成为名人,借助名地可以更快地成为名人,符合主流可以更快地成为名人,关注热点可以更快地成为名人,“联合作战”可以更快地成为名人。

如何更高层次地做学问,作者提出:有多少信息就有多高学问,有多少机会就有多高学问,有多大胆量就有多高学问,有多高平台就有多高学问,有多少金钱就有多高学问,有多少实践就有多高学问,有多少人缘就有多高学问,有多大关系就有多高学问,有多少灵气就有多高学问,有多新理念就有多高学问。

经济学家:学问、成名、致富

李海舰  经济学家茶座(第三辑)》


    学问是个好东西。做学问既可成名,又可致富,可谓名利双收。怎样做学问才能既出名又致富呢?本文作者根据自身体会,将其中的奥秘描写得可谓入木三分。
    根据本人长期的实践和观察,经济学家做学问有“三步曲”。第一步,“造零件”,即把各种观点、理论、学派最大限度拿来,然后分门别类装在脑子里面,多多益善,冲突最好。有差异才有创新,有差异才有学问。这一步也可叫“备料”。第二步,“学拼图”,即根据一定理念,将众多观点、数据组装起来,形成一个有机整体,目的在于阐述一种新的主张或看法。材料不同、构思不同、配置不同,会拼出不同的“图案”。这一步也可叫“炒菜”。即使采用同样的原材料,因“炒菜者”的理念不同,学问也就高低不一。换句话说,有的人做了一辈子学问,很快被人忘记,问题在于其中的“通用件”太多了。然而,而到第二步,学问尚未真正入门,就像一锅水只烧到了99度,还差1度呢!第三步,“把死马变成活马”,即把形成的这个“拼图”摆来摆去地用于实践,获取经济效益、社会效益(不管这个国家是国家的还是个人的),那么这个学问才得到了价值实现;同时,在指导实践的过程中,再对“拼图”反复修正,使之更符合实际。依次循环往复,无穷无尽。
   “把死马变成活马”,是学问入门者最惊险的一跳。这一跳如果不成功,那么你的学问就是死学问。而“造零件”、“学拼图”则是“把死马变成活马”的基础。为了打好这一基础,也有“三步曲”,即:好专业――高学历――名学校。专业不好,日后拼出来的“图”社会就不需要它。还要选择一个好的专业,从大学读到硕士、博士甚至博士后。今后看来,一般高校的硕士、博士还不够硬气,它们必须是名牌高校的。这是因为,名牌高校教育含有当代最先进的价值理念和思维方式,做“拼图”的所有“基因”――理念皆在这里,而这些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。
    求名求利、好名好利,这既是人的本性使然,也是人的上进动力。换句话说,做任何事情,所追求的不外是名和利,“官”也无非是名和利的另一种形式或“混合物”。市场经济为各界人都提供了名利机遇。做学问也是如此;一则可以迅速成名;二则可以迅速致富。这里不妨浅谈几招,以便抛砖引玉:
   (1)先专后博。研究与学习分别遵循不同的路径:学习――先博后专;研究――先专后博。从一点上成名,然后再扩展到其它领域。这是一条捷径。正如做企业,把一个产品做到登峰造极、全国知名后,再适时向其它产品延伸,这样后一产品可借助前一产品的无形资产――品牌,一夜之间即可家喻户晓。这是海尔“亮了东方再亮西方”、“东方不亮西方也不亮”的思路,这也是大学问家曾经走过的道路,可谓一通百通,一名百名,“赢者统吃”。
   (2)“顶天立地”。学问一要“顶天”,二要“立地”。所谓“顶天”,指学问不仅要达到当时最高的理论水平,而且还要超越时代;所谓“立地”,指学问要有实用价值,在生活中指能立住脚,经得起实践的检验。也就是说,理论性和实践性是学问的本质所在。长期以来,我们对学问的理解仅局限于理论性上,从知识到知识,从书本到书本,搞封闭式自我循环,这是一个重大误区。今后,必须在从理论到实践、再从实践到理论的循环中,形成一种自强化、自优化机制。总之,学问只有“顶天”才能成名,学问只有“立地”才能致富。可怕的是“上不着天”,“下不着地”。换句话说,学问向上延伸,可以成名;学问向下延伸,可以致富;学问可以持续延伸,可以持续地成名和致富。
   (3)从最前沿问题切入。例如,当前新经济理论是最具前沿性质的,我们需要以新经济理论为指导研究问题,提出政策主张,对其中能涉及到的“旧经济理论”再探讨,而不是相反。否则,仅“旧经济理论”就足够让你研究上十年八年的。这里,也有两种不同路径:一种是从最近的再到最远的,一种是从最远的再到最近的。显然,遵循前者路径容易成名和致富。
   (4)“画鬼容易画人难,宁画鬼不画人”。这是我读博士期间老师教给我的治学方法。人,大家天天都见,知道是怎么一会事,你画出来以后不仅无新鲜感,而且可以从不同侧面加以评价。而鬼,一般人没见过,你画成什么样子,它就是什么样子。这话听起来有点玄,其实是教你如何创新,选择一块别人尚未开垦的处女地开垦。而成熟的研究领域,已有成果颇丰,要想出点思想乃不易。何况,嚼别人吃过的馍也没有多少营养价值。只有敢“吃螃蟹”的人才会有名有利。
   (5)先“生产经营”后“资本经营”。在给研究生讲课时,我说,爬格子写文章,讲课吃粉笔末,这是“生产经营”,又苦又累,赚钱还少。为什么我还这么做呢?因为我的名气不够,就是品牌还不响。一旦有了品牌,众多企业将会排队找上门来给你送大钱作咨询,少则几十万,多则上百万。这时,一种“知识打败权力”、“知识打败金钱”的感觉油然而生。这样,就可以做老板,组织一帮人来为你打工,你自己出思想,打工者爬格子,这就是做学问的“资本经营”。它可以少费力而挣大钱。可见,“资本经营”,挣钱多而费力少;而“生产经营”则是费力多而挣钱少。从“生产经营”转向“资本经营”,这是做学问的第二次最惊险的一跳。可见,能上升到“资本经营”层次的学者则算是做学问做到家了。
   (6)宏观成名,微观赚钱。宏观学问,特别是产业学的学问,一般是为总理出主意的,是新闻媒体追逐的对象,“曝光率”高,做这种学问容易出名;微观学问,特别是企业学的学问,一般是为经理想办法的,企业愿意付出高额的报酬请你提供咨询。不少学者,既通宏观又通微观,从而可在两者之间往返运动,俗称“上窜下跳”、“上下统吃”。一方面,作为微观专家,深知企业“下有对策”的招数,在为政府制定宏观政策时能切中要害、“补天有术”;另一方面,作为宏观专家,亲自参与政府重大决策制定,深知宏观政策的薄弱环节和漏洞所在,当为企业作咨询时,可以教给它们一些“打擦边球”的战术,以便钻政策的空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